• 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

    國家文物局網(wǎng)站:2016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(fā)現

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1-05-11 09:22:33 瀏覽次數:1483

    2016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(fā)現

    (按年代早晚排序)

     

    1、寧夏青銅峽鴿子山遺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寧夏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 中國科學(xué)院古嵴椎動(dòng)物與古人類(lèi)研究所 青銅峽市文物管理所

    項目負責人:彭菲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在遺址發(fā)掘出距今4800年、10000年和12000年的三個(gè)文化層位,揭示出舊石器時(shí)代向新石器時(shí)代過(guò)渡的文化序列;獲取逾萬(wàn)件的石制品,包括各類(lèi)細石器、精美的小型兩面器和形制多樣的石磨盤(pán)-石磨棒;還發(fā)現數枚直徑不足 2毫米 的串珠,小巧、精美,是目前世界范圍內舊石器時(shí)代裝飾品中的最小者,在昭示制作者獨特的匠心和高超的工藝水平的同時(shí)也彰顯了發(fā)掘工作的精細、縝密。在最早的層位揭露出一組條帶狀分布的柱洞,是在我國舊石器時(shí)代遺址中首次發(fā)現的房屋建筑遺跡。在同層還發(fā)現多處具有結構特征的火塘,與同期北美古印第安人用于加工食物、具有多層結構的火塘十分相似,表明先民對火和熱能具有了嫻熟的控制利用能力。這些遺物和遺跡描繪了一幅賀蘭山腳下的古人類(lèi)群在噴涌的泉水邊構筑營(yíng)地、佩戴串珠在篝火前歌舞與生息勞作的壯美畫(huà)卷。

    ▲遺址遠景

     

    2、貴州貴安新區牛坡洞洞穴遺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考古研究所  貴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 貴安新區社會(huì )事務(wù)管理局

    項目負責人:陳星燦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牛坡洞遺址的發(fā)掘主要取得的收獲有:第一,發(fā)現并發(fā)掘了一個(gè)連續的地層剖面,這是非常重要的,是建立文化發(fā)展序列的基礎。第二,發(fā)現用火遺跡、活動(dòng)面、墓葬等遺跡,出土了豐富的文化遺物,包括動(dòng)植物的遺存,這些豐富的發(fā)現在同一平面上,存在共存關(guān)系,我們可以借此分析當時(shí)人類(lèi)的生活、生產(chǎn)方式等問(wèn)題。第三,這一遺址在舊石器時(shí)代到新石器時(shí)代過(guò)渡階段遺存的發(fā)現,尤其是技術(shù)特征十分清楚的細小石器的發(fā)現,為石器研究提供了一個(gè)新的課題,為學(xué)界更好地理解人類(lèi)史前文化發(fā)展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打開(kāi)了一個(gè)窗口。第四,遺址所展示的文化連續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,展示了西南地區人類(lèi)適應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與東部地區史前人類(lèi)這一階段的發(fā)展是不同的途徑。牛坡洞遺址的發(fā)現,是從更新世末期到全新世中期,從狩獵采集經(jīng)濟到農業(yè)社會(huì )的一個(gè)個(gè)案,遺址所展示出來(lái)的連續性,可以清楚地透視其發(fā)展過(guò)程,為我們認識史前文化的發(fā)展過(guò)程提供了新的視角。

     

    ▲B(niǎo)洞近景

     

    3、湖北天門(mén)石家河遺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 北京大學(xué)考古文博學(xué)院  天門(mén)市博物館

    項目負責人:孟華平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上個(gè)世紀90年代在石家河遺址發(fā)現了屈家嶺-石家河文化時(shí)期長(cháng)江中游地區最大的城址和聚落群,同時(shí)有線(xiàn)索表明這里也是龍山時(shí)期整個(gè)長(cháng)江流域面積最大的遺址。石家河遺址近年來(lái)發(fā)掘所取得的一系列成果,給我們帶來(lái)了對這個(gè)遺址以及對長(cháng)江中游地區文明化進(jìn)程的新認識。第一,在這個(gè)遺址中心部位的譚家嶺地點(diǎn),發(fā)現了油子嶺文化時(shí)期面積超過(guò)20萬(wàn)平方米的城址,是迄今所知長(cháng)江中游地區早于屈家嶺的城址中面積最大的。這就表明,石家河遺址自公元前3000至公元前1800年這1200年間,一直是長(cháng)江中游地區社會(huì )和文化發(fā)展的核心地點(diǎn),沒(méi)有之一。第二,譚家嶺地點(diǎn)的發(fā)掘還發(fā)現了龍山時(shí)期隨葬玉器240多件,其中有很多前所未見(jiàn)造型,為我們認識龍山時(shí)代玉文化交流以及當時(shí)社會(huì )的精神世界帶來(lái)新的契機,同時(shí)也說(shuō)明長(cháng)江中游地區直至龍山時(shí)代仍然是中國文明起源中不容忽視區域。第三,屈家嶺-石家河文化城址東南角城墻的確認、三房灣城墻缺口發(fā)掘的城址南城門(mén)、西城壕外印信臺地點(diǎn)發(fā)掘的大型建筑基址及其與之相關(guān)聯(lián)的多組“套缸”遺跡、城內西南隅三房灣地點(diǎn)發(fā)掘到的大量紅陶杯堆積及其與之相關(guān)的建筑遺跡、譚家嶺地點(diǎn)該時(shí)期大型建筑遺跡的發(fā)掘都為我們進(jìn)一步了解石家河古城的全貌帶來(lái)了更多的證據。

    ▲譚家嶺城垣與城壕 - 復件

    ▲譚家嶺W9鏤空玉佩、譚家嶺W9玉人頭像、譚家嶺W9連體雙人玉玦、譚家嶺W8虎座雙鷹

     

    4、福建永春苦寨坑原始青瓷窯址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福建博物院泉州市博物館 永春縣博物館

    項目負責人:羊澤林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原始瓷器的起源,以往主要聚焦在浙江東苕溪流域的生產(chǎn)區域。其實(shí),東南沿海廣大的印紋硬陶生產(chǎn)區域,從技術(shù)上講,都有可能創(chuàng )制出帶釉的原始瓷器。永春苦寨坑窯址和前兩年發(fā)掘的遼田尖山窯址印證了這一點(diǎn)。窯址中出土了夏商時(shí)期的原始瓷器,與東苕溪流域原始瓷器的創(chuàng )燒幾乎同時(shí)。區域考古調查發(fā)現在周邊地區還有十余個(gè)窯址,是一個(gè)具有一定規模的生產(chǎn)區域。表明這里與東苕溪一帶各自在生產(chǎn)印紋硬陶的基礎上創(chuàng )制了原始瓷器??嗾痈G址的發(fā)掘,厘清了這一區域的生產(chǎn)時(shí)代,出土了有相當質(zhì)量水平的早期原始瓷器。產(chǎn)品主要在晉江流域使用,并影響到閩江流域,西周時(shí)生產(chǎn)的中心區域轉移到閩北地區,以后在與浙東地區的競爭中消亡??嗾影l(fā)掘中清理了9座窯爐,其中有幾座保存較為完好,為土洞式長(cháng)條形的龍窯,與東苕溪流域是不同的技術(shù)體系??傊?,福建地區是原始瓷器生產(chǎn)的重要區域,與中原地區的聯(lián)系也十分緊密。該窯址的發(fā)掘為探索中國原始瓷器的起源和發(fā)展提供了重要的實(shí)物資料。

     

    ▲遺跡全景

     

    5、陜西鳳翔雍山血池秦漢祭祀遺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陜西省考古研究院  中國國家博物館  寶雞市考古研究所  鳳翔縣文物旅游局  鳳翔縣博物館  寶雞先秦陵園博物館

    項目負責人:田亞岐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中國古代國家的功能“在祀與戎”,文獻記載西漢早期漢高祖劉邦在繼承秦人雍四畤的基礎上增設北畤,形成完整的祭祀五帝系統,并將郊祀雍畤作為王朝最高祭禮,此后漢代皇帝曾先后十八次郊雍,這些都表明在秦漢時(shí)期祭祀制度在國家政治、文化等各方面都發(fā)揮著(zhù)非常重要的作用。鳳翔雍山血池秦漢祭祀遺址發(fā)現了大量與祭祀相關(guān)的遺存,確認了這里是西漢初期設立的國家最高等級、專(zhuān)門(mén)用于祭祀天地及黑帝的場(chǎng)所——北畤,是首次在秦都雍城附近發(fā)現的與古文獻記載相吻合、時(shí)代較早、規模最大、性質(zhì)明確、持續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,且功能結構趨于完整的國家大型祭祀遺址。該遺址的發(fā)現,不僅填補了既往雍城未見(jiàn)郊外畤祭遺址的空白,進(jìn)一步明確了雍城遺址的空間布局,而且對于研究中國古代從封國到帝國這一重要歷史過(guò)程中的祭祀制度、政治制度、禮制文化等均有重要的學(xué)術(shù)價(jià)值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6、北京通州漢代路縣故城遺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北京市文物研究所  通州區文化委員會(huì )

    項目負責人:孫勐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通州漢代路縣故城遺址的確認很重要。雖在《漢書(shū)?地理志》《水經(jīng)注》中有記載,但不能確指其具體所在,通過(guò)考古勘探發(fā)掘工作,對城址予以確認,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。它不僅對通州區、北京市的歷史具有重要意義,而且對全國也有重要意義。過(guò)去對漢代的都城遺址做了長(cháng)期的工作,而對漢代縣城遺址則做的很少,這方面的工作亟待加強。遺址除發(fā)現大量漢代遺物外,還發(fā)現有少量的戰國燕文化的遺物,在進(jìn)一步的工作中,應予注意。

    對路縣故城遺址建議實(shí)施整體保護,制定保護規劃,長(cháng)期進(jìn)行考古工作,以了解漢代縣城的功能布局,城市制度。用城市考古的理念和方法,全面勘探,重點(diǎn)發(fā)掘,實(shí)施多學(xué)科協(xié)作,全面收集相關(guān)文獻資料,提高科學(xué)研究水平。保護為主,合理利用,為北京城市副中心保留一片綠地,惠及人民大眾。目前要申請市保單位,并準備申請第八批國保單位。

    現在北京市政府已決定調整規劃,整體保護路縣故城遺址,這是“制在當下,功在千秋”的好事。這對文物考古工作者是一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(wù),一定要認真做好!

     

     

    7、浙江慈溪上林湖后司岙唐五代秘色瓷窯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  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(chǎn)保護中心  寧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  慈溪市文物管理委員會(huì )辦公室

    項目負責人:沈岳明  鄭建明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“奪得千峰翠色來(lái)”,便是唐代詩(shī)人陸龜蒙贊譽(yù)越窯秘色瓷的著(zhù)名詩(shī)句。越窯在長(cháng)達數千年的生產(chǎn)時(shí)間里,最引人矚目的是“秘色瓷”的生產(chǎn),古代文獻中有許多相關(guān)的記載和贊譽(yù)。同時(shí),其含義和生產(chǎn)情況也始終是學(xué)界討論的重要問(wèn)題之一。后司岙遺址的發(fā)掘使我們對秘色瓷的生產(chǎn)有了詳細而直觀(guān)的了解。首先,確定了秘色瓷的生產(chǎn)地點(diǎn)在今上林湖的核心區域的后司岙遺址,產(chǎn)品與法門(mén)寺出土的秘色瓷可以完全對應。其次,秘色瓷的生產(chǎn)從晚唐大中年間到五代中期。第三,后司岙窯址是一處生產(chǎn)水平高超的窯場(chǎng),秘色瓷是其中專(zhuān)門(mén)用于貢御的產(chǎn)品,同時(shí)還生產(chǎn)民用瓷器,為我們提供了晚唐五代時(shí)期瓷器貢御方式的實(shí)例。第四,在生產(chǎn)工藝上,秘色瓷的成功燒制與瓷質(zhì)匣缽的使用密切相關(guān),使我們了解了貢御瓷器在生產(chǎn)上不計成本,精工制作的生產(chǎn)方式。特別要提到的是,這項考古工作在方法上的創(chuàng )新,一,窯址的發(fā)現,是先期進(jìn)行了專(zhuān)題性區域考古調查,這是比一般發(fā)掘更高一等級的系統性的考古工作,在勘查了上林湖地區一百多個(gè)窯址以后才確定了秘色瓷的生產(chǎn)地點(diǎn)。二,水陸考古相結合,對今天已成為水庫的上林湖進(jìn)行了詳盡了水下勘探,弄清了窯址所在位置當年的自然地貌,為探討原料的來(lái)源和產(chǎn)品外運提供了重要資料。三,面對海量的人工制品,在發(fā)掘中如何處理出土資料,嘗試了九宮格發(fā)掘方法和三維化全紀錄的方法。這些都是陶瓷考古工作中的有益嘗試并居于領(lǐng)先地位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8、上海青浦青龍鎮遺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上海博物館

    項目負責人:陳杰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近年來(lái),宋元明時(shí)期村鎮遺址的考古工作引人注目,如包頭燕家梁,葉縣文集,云陽(yáng)明月壩等都有過(guò)萬(wàn),乃至2萬(wàn)多平方米的發(fā)掘面積,說(shuō)明城市考古工作從都城、地方的府州城向村鎮遺址延伸的趨勢,對研究當時(shí)的社會(huì )、經(jīng)濟運行有重要的意義。但相關(guān)考古工作主要是配合基本建設,主動(dòng)的、目的明確的、以聚落考古或曰大遺址的考古思路來(lái)組織發(fā)掘的工作以青龍鎮遺址為代表。對遺址采取網(wǎng)格化管理,思路明確的逐年推進(jìn),在大面積勘探的基礎上重點(diǎn)發(fā)掘,目的是揭示唐宋江南村鎮的發(fā)展變化。從目的、思路到方法都是歷史時(shí)期城市考古工作的積極推進(jìn)。至今,已清楚了遺址的范圍和地層,發(fā)掘了以建筑基址為代表的大批遺跡,特別是隆平寺遺址的發(fā)掘,弄清了民間建造性質(zhì)的塔基結構和建造方法,出土了重要的文物,并推定其在港口運行中具有燈塔的功用。青龍鎮發(fā)掘最重要的收獲之一是,出土的大量瓷器證明了這是一座重要的海上貿易港口城市,唐宋時(shí)期集散的貨物來(lái)源明顯不同。使我們認識到同時(shí)期在揚州、明州兩大港之間的吳淞口還有一個(gè)重要的海上貿易港口,為解決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使學(xué)界困惑的晚唐到南宋時(shí)期某些外銷(xiāo)產(chǎn)品的輸出路線(xiàn)的問(wèn)題提供了重要的資料,相關(guān)的成果還使我們接近于得出這是一個(gè)主要面向朝鮮半島和日本的專(zhuān)門(mén)港口的結論,是海上絲綢之路研究的重要成果。

     

    9、山西河津固鎮宋金瓷窯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 河津市文物局

    項目負責人:王曉毅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做陶瓷考古的學(xué)者有一個(gè)認識:改寫(xiě)中國陶瓷史要靠山西地區瓷窯遺址的發(fā)掘。因為在山西這樣一個(gè)山環(huán)水繞的地方,通過(guò)不同的山口道路分別與河北、河南、陜西的重要制瓷傳統相關(guān)聯(lián),又在山西內部使這些不同的生產(chǎn)傳統相融合,碰撞出創(chuàng )新的火花。遺憾的是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山西地區的陶瓷考古工作比較零散,系統的、成規模的發(fā)掘工作近乎空缺。河津固鎮窯址的發(fā)掘是在先期開(kāi)展專(zhuān)題性區域考古調查的基礎上,選定核心區域的窯址進(jìn)行發(fā)掘,取得了重要的成果。首先,發(fā)現了重要的遺跡,特別是從作坊與窯爐的分布上,可以看到成組的對應關(guān)系,是在同時(shí)運行的,這是探討古代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的生產(chǎn)組織形式和管理體制的珍貴資料;以往很少發(fā)現,也還沒(méi)有引起充分的關(guān)注。第二,出土的宋金兩代豐富的遺物,使我們對山西地區宋金時(shí)期瓷器的生產(chǎn)情況有了更多的了解,可以看到,河津窯在生產(chǎn)和裝飾工藝上與兩個(gè)地區相關(guān)聯(lián),即通過(guò)晉城與河南焦作地區關(guān)聯(lián),通過(guò)長(cháng)治與河北磁州窯關(guān)聯(lián)。發(fā)掘出土的瓷器面貌十分豐富,釉色多樣,裝飾豐富,質(zhì)量也有精粗之分。以往從考古遺跡中出土的和國內外博物館及民間收藏的,不大清楚產(chǎn)地的一批瓷器,現在可以使其認祖歸宗了。

     

    10、湖南桂陽(yáng)桐木嶺礦冶遺址

    發(fā)掘單位: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 北京大學(xué)考古文博學(xué)院  桂陽(yáng)縣文物管理所

    項目負責人:莫林恒

    專(zhuān)家點(diǎn)評:

    桂陽(yáng)有千年礦都之美譽(yù),是清代鑄幣金屬原料銅和鋅的重要產(chǎn)地之一。在桂陽(yáng)縣仍存在數十處古代礦冶遺址,經(jīng)過(guò)考古學(xué)家的詳細調查,選擇了桐木嶺和陡嶺下清代煉鋅遺址進(jìn)行了發(fā)掘。

    發(fā)掘的重要收獲是在聚落考古理念指導下的礦冶考古新突破。通過(guò)對遺址的全面調查,確定當地采用“以礦就煤”的生產(chǎn)模式來(lái)降低冶煉成本;通過(guò)對遺址中心部位冶煉平臺的整體揭露,完整復原出冶煉場(chǎng)址的功能結構布局。這對于認識古代手工業(yè)場(chǎng)址的功能分區、工藝流程、生產(chǎn)規模、工人的生活及生產(chǎn)力狀況都有重要參考價(jià)值。

    桐木嶺遺址出土了國內迄今發(fā)現保存最為完整的古代煉鋅槽形爐及相關(guān)遺跡遺物,可全面復原當時(shí)煉鋅工藝流程;發(fā)現的硫化鋅礦焙燒爐及焙燒工藝系中國古代煉鋅史上的一大技術(shù)進(jìn)步;遺址中還存在鉛、銀、銅等其它金屬冶煉的活動(dòng),多金屬一體冶煉是中國礦冶考古的首次發(fā)現,說(shuō)明對礦石的綜合利用程度進(jìn)一步提高,凸顯了中國古代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的先進(jìn)水平。


    TOP

    国产综合内射日韩久| 大地影院免费高清电视剧大全| 性xxxx欧美老妇胖老太性多毛| 欧美精品VIDEOSEX极品| 沈阳老阿姨最后的巅峰| 大地资源中文在线观看官网| 久久久国产精品| 樱桃熟了a级毛片|